我眼里只有哈罗单车—美团王兴早就看穿小黄车的一切?-京比特-可信赖的价值评论新媒体
京比特-可信赖的价值评论新媒体

京比特-可信赖的价值评论新媒体

我眼里只有哈罗单车—美团王兴早就看穿小黄车的一切?

小黄车真的要黄了?这两天来各种信誓旦旦的“内部爆料”不断浮现,“总部大裁员正式开始”、海外部门“整个解散”,这些说法极抓眼球。ofo创始人于信几乎立刻就出来实名辟谣,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也给几个“爆料”帖子搭上了著名的蓝色标签,表示“已实名澄清”。
然而脉脉的蓝色标签,只是表示这事儿已经有人出来“实名澄清”而已,并不代表为澄清者的言论进行证实或者背书。Ofo小黄车令人担忧的现状和前景,只怕不是一两句铿锵有力的澄清就能雨过天晴的。内部的事情外界无法窥视,但实际的经营状况却是瞒不过人的。这时候不少人突然想起了王兴一个月前,在摩拜员工大会上说过的那句话:–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ofo,而是哈罗单车。王兴早已看穿了一切?

两重天,拥抱资本的哈罗和抗拒资本的ofo
三个月前,ofo小黄车在阿里的注资之下暂时解决了燃眉之急,然而员工们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。现在回头看,当时小黄车是在创始团队的坚持下拒绝了资本的控制,采用了以单车抵押的方式换取资金,这实际上就是抵押借款。
在共享单车仍然没能找到可持续盈利方式的现状之下,抵押换来的这点钱其实是支撑不了多久的。在这种状况下,背后有与没有资本支撑是截然不同。
屡屡传出创业团队与资本方不合后,ofo小黄车的现在是这样的:持续烧钱之下资金捉襟见肘。上次抵押单车从阿里拿到的钱,现在据财新报道账面上只剩下3亿多可用了,这点钱发完维护人员工资、再算上维修运营已经是难以支撑。

这几天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内部员工抱怨不断,公司让员工发动个人关系,包括在朋友圈里宣传单车的车身广告业务。据说每辆单车一个月的广告收费目标是2千元。
除了车身广告外,ofo的APP开屏广告位也在加大推广力度。现在人们打开APP时看到的,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企业。有网友评论说这就“可见公司真的缺钱了”。
另外,ofo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也出现了调整迹象,现在只有上海和广州等几个城市的用户能继续凭芝麻信用免租金了,其他城市的用户要用车得先交199元押金,要么就是购买95元的“福利包”。
另一边厢,哈罗目前的发展势头却是顺利得多。蚂蚁金服牵头的几大笔融资,让哈罗的资金极为充足。2017年内的先不说,仅仅从去年底到现在,哈罗就得到了总计超过15亿美元的四轮融资。
在运营上,哈罗单车现在可以使用芝麻信用、第一个月免费骑行、以后还可以购买5元月卡等。而且资金充裕的哈罗,其设计制造的单车被很多用户评价为比ofo的小黄车要“好骑得多”。大批用户开始转向了哈罗。
背后是否有资本的支撑,在尚未找到独立的变现之路的共享单车圈子里,足以让企业呈现冰火两重天的状况。
王兴早已看穿一切?


4月11日在摩拜单车的员工大会上,王兴除了宣布胡玮炜任CEO、“美团3年后涨三倍”外,还指出摩拜现在的主要对手已经“不是ofo”,而是哈罗单车。
这个说法当时被哈罗方面狠狠地DISS了一下,此事一度被传为段子。然而今天回头看,我们不得不说王兴真的早已看穿一切。

共享单车的命运并不取决于自身,因为需要不断投入、尚未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,所以不论摩拜还是ofo、还是被王兴看重的哈罗,其命运都只能操纵于背后的大资本之手。这一点就是王兴放言对手只有哈罗的原因所在—-ofo团队拒绝资本的态度,已经决定了其被边缘化的命运。
在王兴的麾下,摩拜单车已经成为美团打造集电商、出行于一体的综合性平台的工具。而哈罗单车对于阿里系来说,也起着类似的作用。唯有抗拒资本、始终在坚持探索独立运营之路的ofo小黄车还孤悬在外。
王兴一个多月前的话已经一语成谶了吗?抗拒资本的小黄车还有未来吗?我们走着瞧吧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京比特-可信赖的价值评论新媒体 » 我眼里只有哈罗单车—美团王兴早就看穿小黄车的一切?

分享到:更多 ()